名称:yobo足彩}:黄易不再寻秦难 虚空破碎逍遥游

供应商:广州红旺新型节能管道煤气安装工程公司

价格:105.00元/瓶

最小起订量:1/瓶

地址:广州白云区石井石沙路168号

手机:15913185442

联系人:陈先生 (请说在yobo足彩上看到)

产品编号:yobo足彩

更新时间:2019-12-12

发布者IP:

详细说明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

黃易這個名字,武俠小說迷都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。穿越劇的鼻祖,玄幻劇的大拿,用《尋秦記》、《大唐雙龍傳》見證了[香港 的拚音:xiāng gǎng]TVB武俠劇最後輝煌期■yobo足彩机械设备■。

有人說,黃易是在金庸、古龍、梁羽生之後,填補武俠衰落期的一位新派宗師,他的[作品 的英 文:couturiers],承上啟下,傳承了老一代武俠作家的俠客江湖的想象,以及人情冷暖的解剖,也以奔突的姿勢,從玄幻、穿越等新的維[度 的拚音: dù],開創了新的通俗武俠寫作的範式,為後來網絡文學[世界 的拚音:shì jiè]裏的玄幻穿越小說,樹立了最基本的套路。

2017年4月5日,他因中風在醫院病逝,終年65歲〖yobo足彩高效率〗。

 

“隱居”寫作,癡迷遊戲

黃易出生於香港,[畢業 的英 文:finishes]於香港[中文 的拚音:zhōng wén][大學 的英 文:university][藝術 的英 文:art]專業,曾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。黃易之名,是因其[喜歡 的拚音:xǐ huan]玄學及《易經》中的“日月為易”之概想。

1989年,黃易37歲,他辭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的高薪職務,選擇回到大嶼山。在[那裏 的拚音:nà li],他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專心寫作。當時有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去采訪他,以為他是看破紅塵,選擇隱居遁世,後來他解釋說,其實不然。他並不是在隱居,並沒有厭倦紅塵,而隻是喜歡安靜。“那的確是香港一個偏僻的地方,還沒怎麽[開發 的拚音:kāi fā],但去香港最繁華的地方都不用一個小時,我的房子就在一個山穀裏,背山麵水,山穀裏隻有幾棟房子。20多年前剛搬到那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[大約 的英 文:about]一個禮拜出去[一次 的英 文:Once],不過近10年,我卻不常出去。”身居山中,黃易說他[最大 的英 文:largest]的樂趣就是寫作、遛狗、打遊戲,尤其是打遊戲,黃易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進入了癡迷的階段。“在線遊戲確有引人入[勝 的拚音:shèng]之處,特別是進入角色後,再分不清什麽是真,什麽是假。”

而他看起來的“隱居”,其實是讓[自己 的英 文:his]獲得了一個旁觀者的清醒罷了。

黃易本名黃祖強,因為其十分熱衷於玄學、《易經》等,所以給自己改了個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的名字。這也成了他為創建虛構世界立下的一個旗幟。

在他的小說裏,那些闖蕩江湖的俠客男女,或多或少的會糾纏於某種玄學的辯論之中,那其實也是作者對自己的人生理念的某種寄托。就像金庸喜歡在武俠裏探討儒釋道,古龍更願意在點殺爭鬥中流露自己的文藝浪漫情結,對於黃易,玄學哲辯也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他區別於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武俠小說的最大的標簽。

在那之前,他是專攻[中國 的英 文:China]傳統繪畫的藝術家,偶爾利用閑餘時間,寫點小說,[滿足 的英 文:meet]自己的文字欲。

 

開創玄幻、穿越、異俠三大流派

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,[隨著 的英 文:Along with]金庸封筆、古龍故去,整個武俠市場後繼乏人。1991年黃易[成立 的英 文:was founded]自己的出版公司,陸續推出了《覆雨翻雲》、《大劍師傳奇》、《時空浪族》、《星際浪子》、《尋秦記》、《破碎虛空》、《超級戰士》、《大唐雙龍傳》等小說,掀起不大不小的波瀾。

對於熱[愛 的拚音:ài]武俠小說的讀者來說,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書名耳熟能詳,黃易也因其開創了玄幻、穿越、異俠這三大流派而被奉為新一代的武俠大家。

但黃易也一直苦於自己的作品總被人拿去和前輩比較。在那個時候,不少人認為黃易那些加入“玄幻”“異俠”“穿越”等元素的武俠小說,是對傳統的背叛。

“做了局部妥協。但不考慮做[完全 的拚音:wán quán]的放棄。”黃易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采訪時說,在他看來,隻有改變,才是改變武俠“掙紮求全”困局的根本措施。

其實,“背叛”從一開始就注定了。1972年,金庸寫完《鹿鼎記》封筆。之後,黃易[覺得 的英 文:felt]當時著名的《武俠世界》雜誌越來越不好看,便寫了《破碎虛空》寄過去,竟一炮打響。在這部處女作中,黃易首次用上了有關“黑洞”的描述。他在作品中創造了一個無限小又無限大的世界,今後那些備受爭議的“玄幻”和“穿越”,在此已可見端倪。

“我注定不會寫傳統武俠。”黃易說,“因為我生活在中西文化交匯的香港。”[因此 的拚音: yīn cǐ],“黃氏武俠”固然有傳統,但更多的是西方的東西,甚至有加繆存在主義的影子。他表示,武俠不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不改變,“金梁古”隻屬於他們那個時代,21世紀需要新的武俠。

 

[故事 的英 文:fable]裏依然有俠義精神

說起前輩武俠作家,黃易態度不一。黃易最早讀的大概是《射雕英雄傳》和《神雕俠侶》:“我最喜歡的是韋小寶,我覺得他想的和我一模一樣。金庸無疑締造了傳統武俠的巔峰,就像一個黑洞。”

黃易不時[強調 的英 文:emphasised]他的“黑洞”理論:“把傳統發揮得淋漓盡致,任何人靠近他,就會化為烏有,根本沒法比。”在黃易看來,武俠小說從還珠樓主到金庸、古龍,[[形成 的拚音:xíng chéng] 的拚音:xíng chéng]了一個優良的傳統,金庸是一個[無法 的拚音:to be]逾越的頂峰,從金庸以後就開始走下坡路了。

怎麽從絕路中找到出路?我覺得,一定要有新的理念、框架和視野。“其實我並沒有顛覆武俠小說的傳統,我隻是給它一個新意。幾百年來,武俠小說的強大生命力就在於它[可以 的英 文:can]結合其他[所有 的拚音:suǒ yǒu]的類型小說,比如推理、愛情、科幻等。”最後,黃易寫出來的就是《尋秦記》。

黃易說,武俠小說是[我們 的拚音:wǒ men]獨有的類型小說,隻可能從中國的[曆史 的英 文:History]文化中出來:“從某個角度上說,武俠小說就等於中國的科幻小說。它牽涉到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仙術、道術、醫學、宗教和一切人類超越自己的可能性。它從一個泛宇宙的角度,去反省整個人類自身的存在。這是一個多元化的世界,我們再也不可能回到過去的寫作傳統了,[重要 的拚音:zhòng yào]的是寫出同樣受到讀者擁護的武俠小說。”

黃易很實在,他說,在這個[經濟 的英 文:economic]社會中,如果得不到市場的[支持 的英 文:support],沒有人能有信心繼續寫下去。“我是用玄幻、臆想等這些詞,我覺得一開始就有區別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小說裏的精神還是武俠的精神。就算我寫的是幾億年之後的[事情 的拚音:shì qing],但故事裏依然有俠義精神。”

黃易認為,俠義其實是很複雜的,特別是在這個時代,問你是不是有俠義,這其實是一個很有爭議的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。很多人說,黃易關注曆史、[科學 的拚音:kē xué]、玄學等很多東西:“其實我最關注的是自己。每個人都[隻能 的英 文:can only]通過自己來[感 的英 文:sense]知這個世界,像一對情侶,即使相擁,沒辦法真正融為一體。”

 

創造網絡詞“虎軀一震”

風靡內地及港台,擁有數以百萬計的讀者後,黃易也理所當然成了讀者心目中的“新一代武俠[大師 的英 文:Master]”。但讀者略有爭議,而黃易本人對大師這一說法似乎並不感冒,“大師?我從來沒有這樣稱呼過自己。”在黃易看來,武俠小說界沒有大師不大師一說,如果真要將武俠小說界中登峰造極的作家封為大師,他比較認可金庸和司馬翎,“金庸的成就眾所周知,不用我多說,司馬翎是對我[影響 的英 文:effect]最大的作家。”

質疑的讀者陣營裏,大致的理由也有兩點:1。太鹹濕。無論是《尋秦記》還是《大唐雙龍記》這樣的名篇,都逃不過這個俗套。尤其是在小說開篇的章節,角色之間,一言不合就滾床單。黃易在小說裏高頻使用的“虎軀一震”等詞,也成為日後網絡世界裏的傳奇話語詞匯。2。太龐雜。知乎網友親愛的狐狸說,黃易的小說像網遊,開放式大地圖,一個大目標,[不停 的英 文:back again]地打怪,不停地升級,前後太多場景、事件,就算妙筆生花場場不同,讀者麵對超出閱讀限度的冗雜情節,也要看累看煩了。

無論[如何 的拚音:rú hé],他和他的小說,早已是我們回顧曆史,緬懷一代人青春記憶時,不可能繞過的一塊碑石。

 

生命就像[一場 的英 文:one]沒有目的和[意義 的拚音:yì yì]的硬仗

黃易的新浪微博賬號@香港黃易,更新的時間停留在2013年10月。這一年的10月7日,他還在博客上貼出了最新作品《日月當空》的致讀者信。

他說:生命就像一場沒有目的和意義的硬仗,每次覺得已[勝利 的拚音:shèng lì]在望,方發覺隻是無數遇合裏其中之一。成敗得失間,從來沒有明顯的界線。這是否令人氣餒呢?恰恰相反。生命的意義,隻存在於我們心裏。

在這條博文下麵,很多網友寫下了“一路走好”的[評論 的英 文:comment],以此悼念。網友@悅兮-清揚:覆雨翻雲醉忘憂,月滿攔江觀寒樓。 黃易不再難尋秦,破碎虛空逍遙遊。 先生,走好!

對於黃易過世消息,古天樂接受香港媒體電話[訪問 的英 文:visit]表示:“好惋惜,我覺得他寫的《尋秦記》好精彩,多謝他寫項少龍這個角色,所以買下[電影 的英 文:movie]版權,年底重拍,[希望 的拚音:xī wàng]他一路好走。”

隻是黃易再也看不到電影版的《尋秦記》了。

 

內容整合自: show一點 有個故事 網易新聞




抽丝剥茧破大案 姚高员督查温瑞塘河整治工作 网传温州一中学9元榨菜午餐坑爹 校方回应称不实 爱书人心中的24小时自助图书馆 瑞安茶叶市场路在何方? 温大“红笔杆”传递正能量 热烈祝贺温州市瓯海区第五届运动会隆重召开!

yobo足彩

最新动态
sitemap.xml